国内精品自线在拍2020_亚洲伊人a线观看视频_午夜影晥免费版

回家

回家

好像睡了一个世纪那麽久,我才由睡梦中悠悠醒来。入夜时分,我发现自己坐在住家附近公园的长椅上,身後是蓊郁的杜鹃花丛以及深沉的湖水,复古的路灯灯柱就在我的斜前方,隔着石板小径,路灯正放射出一圈圈鹅黄的光晕。小径再往前是熙来攘往的热闹街道,服饰店、速食店、书店、百货公司像极了一个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伫立在街的那一头,吸引住潮水一般川流不息的人群。我记不起自己为何坐在这里,也记不得今天的日子,公司的智慧园区规划案不知通过审查没,下周跟素素到日本九州的旅游旅行社到底办得怎样了,我脑袋里要命的空空如也,会不会是得了中年失忆症?我应该马上回家才对,身上的衬衫有点尘埃,脚上的皮鞋沾泄不少泥巴,摸摸下颚,胡须竟然有二、三公分长,刺得掌心隐隐作疼,回家後第一件事就是洗个温水澡,然後泡杯咖啡跟素素聊聊下周假期的旅游行程。想到自己的温暖小窝,我几乎一刻钟也待不住了,站起身我开始往回家的路上行走,浑身轻松的一如雀跃的小鸟。由公园到家中也不过短短的一百多公尺,只要沿着眼前的街道往北走,经过SOGO百货的下一条街再往巷弄里一钻,自己辛苦十年才攒得的房子就座落在这城市精华区的电梯华厦七楼,近闹区、学校与车站,三房两厅,进口石材,网路华厦,这可是建商当初打的广告。应该已经八点多了,素素一定刚洗过澡,穿着白净的睡袍窝正在沙发上看电视,也许还边涂着指甲油边哼着流行歌曲呢,她那莲藕似的小腿一定暖呼呼的发散着澎澎香浴乳的香味,还有那睡袍底下的胴体,一定可口的如同刚上架的北平烤鸭。自己也不知道在公园睡多久了,为什麽素素没有急着打行动电话找我,也许她以为自己应酬去了,一直以来她不是对自己放心的紧,从来不过问自己工作上的事,待会要是她问起,我还是告诉她应酬好了,就说同吴董上台北开会吧!路上逛街的人真多,我得闪闪躲躲才不至於撞上人。SOGO入口墙上的大钟指着八点四十五分,我估计的果然没错,我一直很满意自己的生理时钟,那让我避免掉许多无谓的错误与失约,但我对SOGO的时钟并不满意,因为时钟上头的日期显示栏竟然打着八月十八日,我脑袋瓜里记得下午开会的时候,会议记录的日期明明写着八月十一日,我署名时还多看了两眼,印象相当鲜明。难道百货公司以为在这小城市里一支独秀就能轻忽的犯下这种错误,那无论对企业商誉或民众观感都会留下致命的伤害,我心中相当不以为然。总算回到家了,大厦管理员看见我什麽话也没说,他应该知道我是大楼住户的一员,头只略为抬了一下,便又自顾自的看电视。电梯刚好停在一楼,我进了电梯很快上了七楼,顺利的有些过分,我停在家门口原想掏出钥匙开门,可是手才一轻推,门竟然应声往内开启,素素这女人真是迷糊,一个女人在家也不怕坏人闯入,难道不知道社会治安已经败坏到了何种地步,待会找机会一定得说说她。客厅灯亮着,茶上摊着报纸、美乐啤酒还有鞋店的购物纸袋,一旁的落地窗开启半片,有丝丝的夜风由纱窗悄悄窜入,我坐在鞋柜旁的小凳上打算脱鞋,才低头就看见素素的漂亮白色高跟鞋以及一双不知名的男性皮鞋,棕色的牛皮鞋面式样相当新颖,会是素素买来送我的吗?我乐观不了多久,因为我看见皮鞋里头的黑色袜子,新的鞋子绝对不可能塞着袜子,所以我开始浮起不祥的念头,胸口有一团怒火伺机而动。「素素!素素!」我往屋内叫了几声,如果她人在厨房或者卧室,一定会马上跑出来迎接我的。等了一会,跑出来的就只有窗外的夜风。我边叫嚷着边往卧室前进,她的高跟鞋回来了人一定也回来了,最可能是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,再不然就是┅┅那可真是我不敢想的。走到卧室门边我就听见里头激烈的女人喘息声,还有低沉的男人说话声,我怒不可遏,一伸手就推开房门。床上是不忍卒睹的景象,素素赤条条的躺成大字型,一双小手拉开自己的膝盖,那最私密的地方就向着身前的男人,而她还摆着头颈不住浪声淫叫着。男人也精光着身体,一支铁棍般的阳具不断进出素素的阴户,由後头看,只见素素暗红的会阴随着男人的抽插不断一缩一胀,两片肉瓣放散着诱人的淫光。应该是发现开门的声响,男人停下动作,扭头朝房门看来,我认出他那银框眼镜以及鼻下的一撇骚胡子,是周协理,对我称兄道弟的周协理,我气愤填膺,暴跳如雷的对他呼喊。「妈的!小周!你给我起来,你怎麽可以趁我没回来欺负素素!还有你这个贱人,竟然背着我偷汉子,看我怎麽劈了你!」那小周居然对我的咒骂视若无赌,骚胡子动了动奇道∶「怪了!门怎麽自动打了开来,该不会是小李跑回来了?」素素小手攀上他的毛屁股,推着他浪声说∶「什麽年头了?你还信鬼魂那一套,一定是刚才推开落地窗让风灌进来,风一吹房门自然开了,别管它,人家小穴穴痒得要命,好像有几千、几万只蚂蚁在爬,好老公你快用你的大鸡巴帮人家驱驱蚂蚁嘛!」「快!人家要你干人家的骚穴穴┅┅哦┅┅对对!就是这样┅┅用力┅┅用力┅┅喔┅┅干死我了┅┅啊┅┅啊啊!」素素的粉腿竟然箍住小周的腰际,拼命挺起腰肢往阳具迎送。当着我的面喊别人老公,还不理会我一旁暴跳如雷,这不是摆明让我带绿帽子吗?而这顶绿帽子竟然还光明正大的送过来,我气炸了,左顾右盼,我看见梳妆台上有一柄水果刀,走过去就想把它捞起来。可是奇怪了!我抓了好几次居然抓不起它,明明水果刀好端端的摆在桌上,可是我的手指头抓下去,五指指肉相触,完全就没有碰着实物的感觉,再仔细一看,我的手指居然和刀柄相叠,两个影像奇妙的纠结一处。我心头一跳∶难道我已经死了?我眼中的身体,如今只不过是一个虚无的形体,属於另一个次元的影像,我错愕不已,完全想不起自己何时死了。我愣了好一阵子,旁边的狗男女喘息得越来越急促,素素这时候坐在小周胯上,摇头晃脑、娇喘吁吁,那发红的阴户激烈的套弄着粗黑的阳具,这观音坐莲的姿势素素一向兴趣缺缺,没想到这时她竟然乐在其中。心中气苦、妒意、恨意、怒意燃成了帜烈火炬在体内四处游窜,就算我真死了也看不得素素这般偷人,走过床边,我一拳就往小周脸上砸去。「干!我宰了你。」我骂道。一个踉跄,我的手臂穿过他的丑脸,用力过猛,我几乎摔到床上。

「喔┅┅我的好素素┅┅你的骚穴好紧┅┅好热喔┅┅我给你吸得快受不了了!」他居然这样回应我。我站稳身子,眼前正对着满脸潮红的妻子,她一起一落的弹动着,眼中水光涌现,身上香汗淋漓,我看她的胸脯上下跳动,乳头凸成了小肉柱一般,一片乳白色的淫水泄满了小周毛茸茸的小腹,只听她口中的呻吟已经到了声嘶力竭的地步,我知道她就快丢了。我才不想让她顺心如意,我还想阻止看看,举起双手,我使出吃奶的气力往素素赤裸的娇躯推去,这次我真的跌到床的另一头了。「啊啊啊啊┅┅我┅┅我不行了┅┅死人┅┅人家要丢了┅┅你快用力挺几下┅┅也丢给我┅┅」素素仰起头出力的套动,嘴巴发狂的拼命娇喊。小周抓着素素的腰肢没命的挺进,速度越来越快,声音越来越响。我跌坐在地板上听着他们这对狗男女攀上了高潮的颠峰,我知道自己死了,再没有办法可以阻止任何事情的发生,就算是亲如老婆也看不见自己现在的一举一动,我想报复,然而我完全碰不到活人的那怕是一根头发。他们喘息,我也喘息,我喘息是为了平复胸口忿恨不甘的情绪,也为了认清自己不在人世的现实,良久良久,我总算无奈的打算离开。「哦!好宝贝,你说小李会不会浮上来?」素素的阴户里仍然套着小周的阳具,她瘫在小周的身上轻声发问。「绝对不会!那天他在我车上喝了你给我的药之後,一下子就七孔流血没了呼吸,我把他载到工地,用混凝土浇成了柱子然後沉到公园湖里,你想,混凝土会比水轻吗?」「嘻┅┅应该不至於吧!难得你手脚俐落,做得这麽乾净,恐怕全世界没人会知道小李跑哪里去了!」素素在小周胸膛亲了一下,娇笑着出声赞扬。我整个人几乎跳了起来,才刚平息的怒气几乎又涌上胸口,我不敢相信自己的死素素居然也有一份。站在床头,我目 俱裂地瞪着这对狗男女,身体克制不住地拼命发抖。「今天算是小李的头七,好歹他让你凭空获得了一千多万的保险金,还有这栋房子,你说我们该不该到湖边烧些纸钱给他呀?」小周搂着素素问道。「哈!你还真信鬼神之说,有闲功夫到湖边烧纸钱,还不如多干我几下,怎样?不行了?小李可比你来劲,他起码可以连续搞我三次。」素素促狭的又摇动屁股套起鸡巴。「呼┅┅谁说的,看我怎麽叫你讨饶。」小周把素素翻转身下,抓起半软不硬的阳具眼看又要上马。我眼睛瞪得几乎流出鲜血,握紧拳头,恨不得当场就宰了这对狗男女,可是我知道这是无济於事的,如果说妻子已经不贞的可以手弑亲夫,那我又何必留恋往日的虚假情爱呢,这种烂女人难不成我还承认自己是她丈夫吗?绝不!无论是阴间、阳世,我再与她毫无瓜葛,尘归尘、土归土,从此就分道扬镳,就算下辈子也老死不相往来。我是真的该走了,难不成我还杵在这当乌龟麽?拉开门我离开了清冷的家,里头的淫声浪语也逐渐离我远去,我走在街道上,晕黄的路灯果然照不出我的影子,而路上的行人我也无需再四处闪躲,因为他们大可以由我胸腹间恣意穿过。我要回到公园,回到湖边长椅,也许再多坐一会儿,我就能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。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(全文完)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jjsaovip@gmail.com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