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内精品自线在拍2020_亚洲伊人a线观看视频_午夜影晥免费版

我的女友是幽灵

我的女友是幽灵

初遇

『阿靖啊~我来交班喽!』「你搞什麽啊!那麽晚才过来┅┅都十一点半了耶!」『呵呵呵┅┅抱歉啦~刚才到小绪那里“休息”一下下啦。』「┅┅算了┅┅你迟到的时间就当做我的饭钱抵压吧!」『咿┅┅不要吧┅┅我只不过慢点来而以ㄋㄟ┅┅』「慢点来?十点交班说慢点来?你欠揍ㄛ!」『好啦┅┅那就这礼拜天怎麽样?我那天刚好没轮班次,你也是吧?』「随便啦┅┅那我就先回去了,还有┅┅饮料跟零食的钱报你的帐ㄛ!」『可恶┅┅要不是每次都是你帮我把迟到扛下来┅┅不然的话┅┅』「什麽?你刚才说什麽?」我轻轻的握拳,做出一付准备出拳的动作。『没┅┅没有啊!对了、下次吃饭我会带小绪去,你也把马子带去吧!』我一听到这句话,青筋立即暴露。『怎麽啦?脸色突然变得那麽差?』「你┅┅要我说多少次┅┅我.没.女.朋.友。」『少假仙了啦~你长的又不差,怎麽可能会没女朋友呢?』「我回去了!」说完後,我头也不回的走出大门口。『啊┅┅我说错话了吗?』我一个人走在清冷的人行道上,连猫叫声都没有┅┅气氛格外的诡异。而会在便利商店打工得追朔到一个月前。『不会吧?你┅┅想去打工,头壳有没有坏去啊?』「罗唆┅┅反正我┅┅想多增加点社会经验啊!而且地点就在社区外的便利商店,去的话多近,所以我才想去那里打工的啊!」『你说的的是没错啦┅┅只是你┅┅』「哎唷!妈、现在我在放暑假啊!又没有关系,你就同意吧!」『好吧┅┅反正你在家里也没事做,你就去吧!』其实这只是藉口罢了┅┅我真正的目的是想要训练我的胆量,因为我每次只要一靠近女生,不管是美丑高矮胖瘦的女孩子,只要我一接近她们的话就会心脏狂跳、鸡皮疙瘩、脸比关老爷还要红个几十倍。这也是我活了十七年一直都交不到女朋友的原因。而人家说我这是“近香怯情”的标准男人,虽说如此┅┅但我的生活真的是苦不堪言,接触的女性除了我老妈以外,我看这辈子不会有其它人了吧┅┅「唉┅┅这种日子要持续到什麽时候呢?」就在我哀声叹气,一步步走回家里的时候┅┅突然刮起了一阵风,吹出了我的鸡皮疙瘩,也吹出了一阵阵的猫叫声┅┅「怎┅┅怎麽回事啊?怎麽会突然起风了?」我注意着四周环境,因为这股歪风真的吹的我浑身不对劲┅┅突然的┅┅一阵颇大的风从我身後吹来,我连忙闭上眼睛。『请问┅┅』在我的身後传来了一位女孩子的声音,我转过身和她的目光对上了。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

幽灵少女

我对上她的眼神後,她又开口讲了第二句话∶『那个┅┅很抱歉那麽晚了还打扰你。』「不┅┅不┅┅不会┅┅可是┅┅你┅┅」这是我的坏毛病,只要一跟女孩子讲话就会结巴┅┅特别是很可爱的┅┅「为┅┅为什麽┅┅要叫我?」『是这样的┅┅或许有点唐突,请你当我的男朋友好吗?』「什┅┅什┅┅什麽!?」我想是我听错了,还是在做梦。竟然┅┅会有女孩子会对我说出这种话,而且是很可爱的女孩子┅┅就在我沉醉这无法想像的迷思中的时候┅┅凄厉的猫叫声突然惊醒我。不对吧?现在是┅┅十二点多,会有个女孩子在路上想要跟你做朋友,这一定有问题嘛~所以我开始打量着“她”。全身上下都很像个女孩子┅┅废话嘛!除了┅┅在昏暗的路灯照射下┅┅她没有影子┅┅没有影子!?难道说┅┅「┅┅」我带着诧异的眼神看着她,野猫的叫声更凄厉了!「不┅┅不会吧┅┅你┅┅」『唉┅┅还是被发现了吗?我还以为在这里会有机会的┅┅』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我┅┅」『很抱歉打扰你的回家时间,再见┅┅』话一说完,又有一阵风吹了过来,她就这样消失在我的眼前┅┅「┅┅鬼啊!!!!!」这一超高分贝的叫声使得社区里的电灯顿时全亮了起来,我马上狂奔回家立刻跑到佛桌前拿起念珠狂念着佛号,突然有只手搭上了我的肩。「南无阿弥陀佛~观世音普萨~我会烧纸钱给你的,求求你不要跟着我啊!拜托拜托!」『夭寿喔!你把你妈当什麽了!』「呃┅┅这┅┅」我这时还在茫茫然┅┅『你是在那里大小声个啥劲啊!?把邻居都吵醒了!看到鬼了喔?』「对┅┅对啦!!我见鬼了啦!」『见鬼?讲啥小!见到什麽鬼?』我妈用手敲了我的头。「ㄚ就一个很可爱的女鬼要我做她的男朋友啊┅┅」『卖假仙了啦!你是想女孩子想到肖去唷!』我妈又敲了我一下头。「ㄛ!我说的都是真的啦!」我急忙辩解。『不要在那里装肖啦!我要去睡了,你不要再给我吵喔!』「天啊!为什麽连自己老吗都不相信儿子说的话啊!」『紧去睡啦!不然我等一下把你丢出去!』「咿┅┅我知道了啦┅┅」一听到她要把我关在门外,刚才的景象又浮现在我的眼前。理所当然的,这一整晚我都没办法入睡,也不敢转头,深怕明天的报纸头条会刊出“十七岁少年莫名暴毙,死因不名!!”风┅┅又从窗外吹了进来,我又吓得拉起被单,继续拿着佛珠乱念。或许这个晚上我大概是没办法睡了。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

你是谁

隔天早上,我轻轻打开门,然後用百米的速度冲向7-11。後面传出我妈骂我的声音,开玩笑、如果不跑快一点的话,谁知道“她”会不会在白天出现。『你说什麽!?见到鬼,你有没有瞌药啊?』阿宏放下手里拿的箱子。「我骗你干嘛!而且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鬼耶!」『┅┅阿靖啊,你可不可以┅┅』「可以什麽?」我看他突然沉默下来,以为又发生什麽事了。『晚上带我去见识见识,我看了那麽多的美女,就是没看过美女鬼。』「谁┅┅谁┅┅谁要带你去了!我今天要请晚班,另请高明!」开什麽玩笑!吓都吓死了还带人去看,我如果答应就是脑袋有问题。『哎唷、不要这样啦!我们是朋友嘛!』「朋友?讲这两个字之前先把你借的两千块还来!」『呃┅┅两千块?好、我可以还你,但你要带我去看她。』「你~说~什麽!叫你还钱竟然还跟我谈条件!」『ㄟ~你想清楚,人家虽然是那个,但至少还是女的吧?』「女的又怎麽样?」『你忘记你来打工的目的了吗?克服恐惧症嘛~既然活的你没办法┅┅那换这种的搞不好可以成功也说不定啊!』「你在讲什麽屁话啊!工作了!」我没理他,转过去继续点货去了。『喂┅┅你确定有唷┅┅』「废┅┅废话!你┅┅你以为我像那种会骗人的人吗?」『是很像。』「我回去了。」『好┅┅好啦!』受不了他整个上午的纠缠攻势,我最後还是带他来了。虽然有两个人,但现在的气氛仍和昨天一样诡异,只是没有猫叫声陪衬,更让觉得毛骨悚然,彷佛暴风雨前的宁静┅┅“喵~~”突然!凄厉的猫叫再度响起,我跟阿宏同时被吓到!「就┅┅就是现在,等一下她就会出来了┅┅」我回过头,却发现他动也不动的站着,还脸色发白。「喂!阿宏┅┅」我轻拍他一下,只见他两眼发白的往後倒下,我就知道事情不对了。寒冷的歪风从我身後吹来,凉意立即从脚底升到脑袋,全身发麻的我连出声都不行,更别说出脚逃跑了。「事到如今,不管了!」我准备用吃奶的力量逃离这里,虽然很对不起阿宏,但大难来时鸟纷飞,更何况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,这样逃走良心上也不会过意不去。「呜啊呀!」我马上转身逃走。只有一瞬间,我和“她”的身体擦撞,穿了过去。但奇怪的是┅┅有一股温暖的感觉渗透我的全身。「怎麽┅┅回事?┅┅」我惊讶的定住脚步,回过头时就刚好的和她的眼睛对上。顿时,一道道鲜明的景像在我脑海里浮现┅┅一个穿着像高中制服的女孩子,一间医院┅┅一间病房┅┅一张旁边围着很多人的病床。有人悲伤的样子,有人懊恼的样子┅┅但让我印象深刻的┅┅是那个躺在病床上的女孩,现在出现在我的眼前的女孩。「你┅┅是你给我看的吗?」『嗯┅┅感觉到了吗?』「为什麽?┅┅幽灵不都是冷冰冰的吗┅┅」『嘻┅┅你真的认为幽灵都很阴森,很恐怖?』她露出了微笑。「呃、不┅┅我只是┅┅」看到她的笑容,我不禁脸红起来。因为我的印象里,女孩子的笑容是很迷人的,特别是可爱的女孩子。虽然她是“幽灵”,但却不让我觉得害怕,难道真的像阿宏说的∶活的不行不如换这种的,搞不好会成功?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

约定

我看着她,她也看着我┅┅但唯一不同的是┅┅我脸红心跳的感觉并没有那麽显着。是因为风的关系吗?还是┅┅「┅┅为什麽你挑上我?」过了许久,我决定打破疆局。『┅┅因为┅┅你是第一个看到我不会逃走的人┅┅所以┅┅』「不会逃走?我第一次就逃跑的那麽难看了┅┅」『呵呵┅┅如果你真的怕我的话,就不会再来找我了。』「┅┅说的是没错啦┅┅但我是被这家伙拖来的,等一下还要想办法送他回去┅┅想到就烦死人了┅┅可恶!」我踢了倒在地上的阿宏一脚。『哈哈哈~你这个人真有趣┅┅』她又笑了,这次是开怀的笑容,跟我刚才看到的微笑又是不一样的感觉。「┅┅原来你是为了想要完成未了的心愿啊┅┅」『嗯┅┅因为我这份思念过於执着,导致没有办法升天,只能一直在人间徘徊着┅┅就像你现在看到这样子┅┅』「喔┅┅那你是什麽心愿未了呢?」『我┅┅』她脸红的低下头┅┅『因为┅┅我都没交过男朋友┅┅所以┅┅才想说┅┅四处找人┅┅』她说到这里时┅┅声音已经小的听不见了。「不会吧?难怪你会找上我,同是天涯沦落人嘛!」我笑着说。『真的吗┅┅可是你┅┅』她惊讶的看着我。「你想说不像对不对,躺在地上的那个笨蛋也这麽说过。」『那太好了┅┅那我┅┅再问你一次┅┅可不可以当我的男朋友?』「┅┅」她问我这个问题後,我又开始犹豫了。在我眼前的这个女孩子┅┅是幽灵。也就是人人口中牛鬼蛇神啦,妖魔鬼怪之流┅┅加上这种事情跟本就是漫画小说里才有的情节,如今却发生在我身上,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┅┅然而┅┅听了她的遭遇後又觉得十分不忍。如果我不答应她的话,她是否就这样一直徘徊在人间┅┅当人家口中的孤魂野鬼┅┅不是很可怜吗?想到这里┅┅我又望之怯步,不知如何是好┅┅『┅┅如果我这样会造成你的困扰,那就不用麻烦你了。』「如果我不答应你的话,你是不是就这样一直待在人间?」『┅┅我不知道┅┅』她又一脸失落的表情,『或许吧┅┅一直┅┅』「┅┅那你打算约什麽时间?」『咦?┅┅』她抬起头,一脸讶异的看着我。「见面的时间啊!难道你能在白天现身吗?」『真┅┅真的吗?你┅┅你答应我了?』「不是蒸的难道是煮的?快决定啊。」『谢谢你!』她突然抱住我,但却穿过我的身体,扑了个空。『啊┅┅对不起!我忘记了┅┅』她俏皮的伸伸舌头。「没┅┅没关系啦┅┅你要赶快决定时间啊。」我有点脸红。『那就┅┅你下班後的十分钟好不好?』「十分钟?不会太短吗┅┅」『嗯┅┅那就二十分钟吧!』「二十分钟?还是很短啊。」我又不解的说。『不会啦┅┅因为那段时间还是有人会出入。如果让人看见我的话┅┅对你会有很大的影响,太晚找你出来也不好┅┅所以我就想说在你下班见面比较好,而且也不会不方便┅┅』我一听当场呆住,怎麽会有这种幽灵!?会为人着想,这真的打破我对幽灵阴森恐怖的刻板印象┅┅真的是相见恨晚。「好吧┅┅那就这麽约定了。」『┅┅打搅你那麽多时间,真是抱歉。』我看了手表,已经快两点了,难道真的像阿宏说的一样┅┅活的不行,这种的搞不好可以吗?「那就┅┅明天晚上见喽~!」『嗯┅┅晚安┅┅』当她又要消失的时候,我叫住她。「那个┅┅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┅┅」『枫┅┅我的名字叫小枫。』「小枫、晚安┅┅」我示意的回礼。『晚安。』随着一阵风,她又消失在我的面前,只剩下我和躺在地上的阿宏┅┅还有┅┅点点的星光┅┅兴奋的我不禁想要大声呐喊∶我成功了!十七年的王老五生活终於结束了,虽然对象不是人┅┅但至少是货真价实的交往,真正的男女朋友!我又兴奋的踢了阿宏一脚,这脚倒把他给踢醒了。『你干什麽!?为什麽踢我!』他爬了起来,手按住被我踢的地方。「我成功了!我终於克服恐惧症了!」『克服恐惧症?你说什麽啊?』「就那个啊,她的名字叫小枫,可爱吧!」『小枫┅┅?难道我刚才看到的┅┅真的是?』「对啊!所以你可以瞑目了。」我说完後,他又倒下去了┅┅「不会吧?这样就又昏倒了┅┅」我看着再度倒地的阿宏,再回想着刚才的情形,这就是恋爱吗?看样子我可以把这件事拿去投稿,说不定还会被拿来当剧本拍成电影┅┅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

接下来┅┅

『喂!阿靖、你老实告诉我┅┅』隔天工作的时候,阿宏突然问我一个问题∶『我昨天看到的是真的还是假的?』「人我已经带你去看了,至於信不信是你的问题吧!」『可是┅┅我还是觉得很奇怪┅┅』「唉唷~你就不要想那麽多了,就当做没事发生过就好啦!」『还是很奇怪啊┅┅』我懒得理他,到仓库点货去了。「嗯┅┅时间差不多了┅┅」我看了看时钟,交班的时间到了。「我先回去了,辛苦了!」说完就冲到我跟小枫约定的地点去了。「┅┅人还没到吗?」我环顾了四周,没看到半个“人”影┅┅『我已经来很久喽┅┅』一阵风起,她出现在我的面前。「是┅┅是吗┅┅真是不好意思,那┅┅我们要做什麽?」『呃┅┅我没想过耶┅┅』「┅┅」『┅┅有了!』「什麽有了?」我疑问的看着她┅┅『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很漂亮,跟我来吧!』她用“飘”的带领着我走向河堤的方向,然後顺着河堤走到一座高台。「这里有什麽东西吗?」我打量着四周,夜晚的景色实在没什麽意思┅┅『你看看天空。』她笑笑的指指上面,我抬起头,差点没吓到。满天的星星┅┅不┅┅不只星星,就连银河都看的一清二楚,真的就像书上的一样,几乎横跨整个天空┅┅「好棒┅┅」我呆望着夜空,因为我从来没奢望说能看见这样的景色,而且竟然就在我的身边,我都开始怀疑我自己的视力了。『很棒吧!这是我之前发现的,只有这里才看的到喔!』「之前?为什麽我都没注意到?」『嗯┅┅或许是这里比较少灯光吧,我第一次看到也吓一跳呢!』我环顾着四周,的确┅┅这里靠近河边,附近又没什麽住家,光害也就没那麽严重,又比较高。真的是看星星的好地方。「托你的福,我以後想看流星什麽的就不用大老远的跑到山上了!」『啊┅┅不会。反正你是我的┅┅没事┅┅』她有点脸红,看样子是想把那三个字讲出来吧,连我也觉得有点尴尬了。「那你还知道哪些好地方?」『我还知道很多地方,只是┅┅时间已经差不多了。』「那┅┅你要走了吗?」我看看手表,已经过了快二十分钟了。『嗯、那明天┅┅』「我们明天在这里碰面好了!这里人比较少,也比较安全。」『好啊!那就明天见喽!晚安┅┅』她又一阵风的消失了┅┅我走在堤岸上,心想∶竟然会有人把约会地点选在这种没人的河堤边,而且还觉得特别安全,我大概是第一个人吧。接下来的一个礼拜,我就每天晚上下班後就跑去河堤跟小枫见面。跟着她到其它地方去看看,有时在河堤外的道路散步,有时在住宅区玩起捉迷藏,不知道的人以为我是神经病。自己一个人在那里跑来跑去。这种日子一直持续着┅┅直到有一天┅┅我发现她越来越虚弱,脸色也变的比较苍白了┅┅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

幻灭

「小枫、你脸色很差喔┅┅」我担心的看着她。『有吗┅┅幽灵的脸色本来就不会多好啊。』「是吗?」我仍然怀疑的看着,因为真的和刚见面的时候差很多。『阿靖┅┅这礼拜的星期六能不能晚一点过来?』「星期六就是明天┅┅可以啊!为什麽要晚一点来?」『我还有一个地方没带你去,那里要晚一点才会漂亮。』「好啊!那我就在十二点的时候到吧!」『嗯┅┅』隔天早上,我在家里准备了一下,要送小枫的礼物。就说是庆祝认识两个礼拜的纪念。『喂~你怎麽最近好像红光满面的啊?有什麽好事吗?』阿宏问我。「有吗?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啊!」我说。『不对啊┅┅两个礼拜前都还死气沉沉的。』「讲那什麽鸟话!」我生气的说。不过阿宏这样讲也对,我在遇到小枫之前,一直对女性客人没辄,每次都要拜托阿宏帮忙结帐。现在不管是谁,我都可以应付自如,真的要好好感谢小枫了。「对了┅┅我今天晚上的大夜班就拜托你帮我顾一下好不好?」『为什麽?没好处拿的工作我不干!』他斩铁截钉的说。「唉唷!不要这样嘛┅┅那你之前欠我的午餐就免了吧!」『大夜班耶~很累耶~~』这个混蛋想趁机敲竹杠。「那┅┅我以後帮你代一天的班好了,钱算你的。」『┅┅好吧!朋友一场就帮忙到底吧!』一天的工作下来,很快的就到晚上十一点半,我心想时间差不多了,准备到河堤去等小枫。「那我先走了!拜托喽!」我带着礼物出去,知会了阿宏一声。『没问题!』我看看手表,十一点四十分,来的似乎有点早。『你那麽早就来了┅┅』是小枫。「送你的。」我拿出礼物,用双手捧着。「庆祝认识两个礼拜。」『谢谢!我好高兴!』她伸出手准备拿着,但又扑了个空。「啊、对不起!我忘记你┅┅」我暗骂自己的愚蠢,忘了她是幽灵。『没关系┅┅你有这份心意我很高兴,可以帮我打开吗?』我打开小包装,一个我特地去选的枫叶状的风铃,随着风在夜空中摇动着┅┅「不错吧!我跑了好多地方才找到的喔!」我看着小枫,却又发现她的脸色又变的更差了。『我好高兴┅┅要不是我碰不到东西。』她又伸手抓着风铃,却仍然一动也不动,只是一直发出声响。「小枫┅┅」『我带你去吧!我们说好的。』我跟在她的身後,朝河堤的更里面走去。她突然停了下来,指指河堤下草丛。『我们到那边去吧!』下了河堤,到了草丛边,只见周围突然冒出点点萤光,包围着我们。「萤┅┅萤火虫!」我话一说完,草丛里飞出了无数的萤火虫,一直延伸到好远好远的河边都有,就像┅┅那天看到的银河一样。『很漂亮吧!我把它们叫做地上的银河,这是我送你的礼物。』「我没看过那麽多的萤火虫,真的是太漂亮了!」『嗯┅┅它们┅┅的生命就像烟火一样,美丽而短暂┅┅』「什┅┅什麽意思?」小枫的这句话让我感觉到非常不对劲。『我也┅┅到尽头了┅┅』她一说完这句话,身子便往後倒下。「小枫!!」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

再见

「小枫┅┅小枫!你不能死啊!」我把她搂在怀里,拼命的呐喊。『不┅┅不会的┅┅我好高兴┅┅』她露出一丝微笑,说∶『我终於碰到你了┅┅感觉┅┅好温暖。』她轻轻的摸着我的脸。「你不会死的吧!你是┅┅你是幽灵啊┅┅怎麽可能会死?」『就因为我是幽灵┅┅所以我更不能待在这个世界┅┅对不起了┅┅』「你不能死!因为┅┅你不是要当我的女朋友吗!」我看着怀中的她,好像退色一般的逐渐消失┅┅『这些日子┅┅谢谢你的┅┅照顾┅┅能够接纳我┅┅这个幽灵┅┅』「不是的┅┅我们第一次的相遇┅┅我已经把你当做普通的女孩,你绝对不是幽灵!绝对不是!」『谢谢你┅┅我真的┅┅很高兴┅┅』她的声音越来越小,感觉也越来越虚弱。「小枫┅┅小枫┅┅」我已经控制不住泪水,双手不停的颤抖着。『你┅┅不要哭了┅┅我还是会┅┅一直待在你身边┅┅所以┅┅』她讲出这句话後,下半身已经慢慢的化做光点,往夜空飞去┅┅『我该走了┅┅这短短的两个礼拜,真的┅┅非常谢谢你┅┅』我看着她熟悉的脸孔随着光点逐渐糊┅┅陪着萤光,伴随着升上天空。『再见了┅┅阿靖┅┅』最後一句道别被风吹散┅┅只剩下茫茫呆立在原地的我,还有┅┅随着光点降下的流星┅┅「小枫~~!!」我对着天空呐喊,虽然希望她再出现在我的面前,但已经是不可能了。一切都将恢复回原状┅┅一切┅┅「这两个月谢谢您的照顾了。」『不会不会┅┅这是这个月的薪水,开学後加油啊!阿靖。』「嗯、我会的┅┅店长谢谢,我走了!」我踏出了店门,在店门口遇见了一名妇人┅┅『您就是阿靖先生吗?』「我就是┅┅请问你是┅┅?」『我是小枫的妈妈,今天特地来拿个东西给你。』我当场愣住。「是吗┅┅小枫她┅┅」我看着手中的照片,里头她虽然穿着睡衣,手上及其它地方都插满了滴管┅┅但那个笑容让我确定就是她┅┅那个开朗的笑容┅┅不怕任何事情,只向前看的笑容┅┅『我女儿在上个礼拜去世,在这之前,她就一直要我把照片拿给你┅┅』「上个礼拜?难道┅┅在那之前小枫都还好好的?」『是的┅┅只是因为长期药物治疗,她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了负担,病情在上礼拜六┅┅她生日那天恶化┅┅去世了┅┅』说到这里┅┅小枫的妈妈已经掉下泪来┅┅这麽说┅┅星期六那天晚上┅┅也就是我最後一次看到小枫┅┅「伯母┅┅小枫她┅┅现在在哪里?」我拿着小枫妈妈给我的地图,来到东山墓园,找到小枫的┅┅归宿┅┅「是吗┅┅你就这样要我陪你过完最後的生日┅┅」我放下手中的花,在她墓前拜了一拜。「我们┅┅还是男女朋友对吧?小枫┅┅」我轻轻的闭上眼睛,回想着两个礼拜来发生的一切┅┅从初遇的惊吓┅┅河堤的星空┅┅岸边的萤火虫┅┅到离别时的悲伤┅┅种种┅┅都在我的高中暑假留下最特别的回忆。我的女友是幽灵┅┅「请你当我的男朋友好吗?」如果┅┅有一天半夜┅┅一个女孩子对你提出这样的要求,你会怎麽回答她呢?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~The End~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jjsaovip@gmail.com 网站地图